(1)在2017年以来政策冲击波的影响之下,当前城投公司在获取地方政府的资产、收入、债务和承诺等各方面支持时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约束

比如,地方政府不得将公益性资产、储备土地使用权及权属不清晰的资产注入城投公司,不得承诺将储备土地预期出让收入作为城投公司偿债资金来源,对城投公司提供债务性支持的边界也越来越有限和清晰,不得为城投公司融资出具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

(2)本文以2017年间发行的城投类企业债为样本,对其2016年、2017年的资产、收入、债务等相关科目进行了数据统计和比较分析

发现两年间城投公司的实收资本、资本公积、净资产之间不存在显著性差异,营业收入、净利润、政府补助之间不存在显著性差异,有息负债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专项应付款之间不存在显著性差异,显示监管收紧的背景下,虽然其获取政府支持受到更多约束,但目前来看城投公司信用并未出现显著弱化。

(3)通过分析,我们认为市场不必因个别城投公司或类城投的信用风险事件而对城投债的投资风险过于担忧,只是需要在投资决策时进行更多深入、详细的调研工作

比如详细了解在建项目储备情况,近期实施项目的属性和对区域内经济、民生的重要性程度,业务结构及其变化情况,土地整理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其传统公益性业务的业务模式,融资行为的合规性,有息负债的变化趋势、增减原因、利息成本,获得政府支持的情况以及转型进程、转型方向等。

正文

继2017年的“50号文”、“87号文”之后,2018年以来监管部门又密集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防范与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政策,如《关于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发改办财金〔2018〕194号文(简称“194号文”)、《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简称“23号文”)等。

由于上述文件均直接或间接地对城投公司的经营活动、投资活动、筹资活动产生限制作用,加之市场上出现了一些被认为是城投公司的“类城投”、“伪城投”的信用风险事件,导致今年以来“城投信仰”出现实质性趋弱,对城投的唱衰之声愈发强烈,甚至出现了2018年城投将亡的论断。

那么,城投公司和地方政府之间的信用关联是否确实较以往发生了实质性变化?或者说,地方政府对城投公司提供支持的可能性和力度是否较以往大打折扣了?

本文认为,回答好这个问题对于进一步厘清城投债的投资逻辑、准确判断城投债的投资价值意义重大。

一、2017年以来城投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